存文窥屏地

欢迎留言

(๑˃̵ᴗ˂̵)و

【主钤光/全员向】上摩天-10

还有人记得这篇嘛哈哈哈


10

公孙正襟坐着,案前摆放着一张细腻的薄纸。指尖一一划过,像是要将黑色的小字一枚一枚嵌在掌心。

他忽的抬眼,将薄纸拳于掌心。

“怎么,在看什么?”推门走进来的是刚刚病愈的陵光。

公孙犹豫片刻,摊开掌心。陵光走过去捏起那个皱成一团的纸团,在他眼前晃了晃,像是再三确认自己是否可以打开。

公孙苦笑:“你看就是了。”

陵光摊平了纸团,读罢才道:“武林大会?”

公孙点点头:“我起初还想你刚刚身子好一些,不宜长途跋涉。”

陵光在他身边的软塌坐下,斜着眼角瞥他:“那现在呢?”

公孙贴过去,将蓝色的外袍脱下给人披上,才拉过陵光的手捂在怀里道:“但是我见到你人的时候在想,要是跟你分开大半年,非得疯了不可。”

陵光掩不住眼角笑意,拿脚踢他:“好好一个阁主,怎么这么油嘴滑舌了。”

公孙仍端着那张书生般正经的面孔,搓了搓怀里的手道:“下个月中出发,你这段日子可得养好身子啊。手怎么捂这么久了还这么凉?”

陵光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手还能捂着就给烫了不成?他抽出手,又指了指案几上摊着的纸道:“这秘信上可说了,你现在呼声这么高,要是再当上武林盟主,那真是不得了。”

公孙看着怀里空空,目光垂下,声音冷了几分:“是啊,又有谁能想到默默无闻的公孙三公子最后能当上武林盟主呢?”

陵光望着他的侧脸,低声问:“武林盟主,你想做吗?”

公孙脸绷着,他缓缓站起身:“既身在江湖,谁不想站得更高,更能掌控这个武林呢?”

陵光撑着头,笑得有些无奈:“还记得我之前与你说的,若是要做上剑阁阁主,必要有些舍得。”

公孙的背影在陵光的眼中遮出一片阴霾,陵光继续道:“任何事都会有代价,登高位者总要背负一些痛苦的决定。这次你想要舍下什么来换这个位子?”

公孙猛地回过身,一把推在陵光肩头。陵光讶异地“啊”了一声,下一刻已被人压在了榻上。公孙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陵光偏过头。公孙长长的黑发夹着蓝色的发绳垂在他眼前,他恼得索性闭上眼。

公孙好笑地看着他通红的耳尖,俯下头,在他耳边低声道:“不论这次舍下什么,我都不会舍下你。”随后,满意地欣赏身下的人一路从耳朵红到了眉梢。

“陵光,你真的好美。”随着一身叹息,公孙轻轻在他眼角落下一吻。

陵光的睫毛微微颤着,一动也不敢动。

公孙轻笑地伸手拍拍他的脸,道:“睁眼。”

陵光听话地睁开眼,公孙掰过他的下巴,让他与自己直视。陵光目光清澈得如一汪活水,公孙看着那汪水中投出自己的倒影。自己看着陵光的眼神,竟是如此痴情,原来情已至此么。

“你…起来。”陵光声若细蚊。

公孙坏心地又低下头,陵光忙去推他。公孙单手握住他的手腕,压在头顶,他眨了眨眼,问:“你告诉我,你是不是一直都知道我的心意?”

可怜陵光被逼的结结巴巴:“你…你在说什么呀。”

公孙笑道:“那就是你懂我的心意。你也喜欢我。”

陵光条件反射地反驳:“谁喜欢你了!”

公孙点了下他的鼻子:“否则你为何一直帮我,处处为我考虑?”

陵光羞红了脸,答:“因为你救过我…”

公孙笑得肆意:“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呀!你真的是!小时候那么正经的书呆子!”陵光拼命挣扎着,说的话也语无伦次了。“你怎么变这样!快放开我。”

公孙依言松开手:“明晚有花灯,我们一起去看吧。”

陵光缩到角落,揉着手腕,眼神闪闪躲躲:“才不去。不去不去。”

公孙心情莫名好上天:“恩!就明晚,一起去赏花灯。”



评论(10)
热度(37)

© 糖醋里脊2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