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窥屏地

欢迎留言

(๑˃̵ᴗ˂̵)و

【执峰】Last Play

元旦贺文

大家新年好

参加活动很开心,期待实物出来~

 @遇君 


【执峰】LastPlay

 

吕鋆峰忐忑地解锁手机,翻出那条微博。刚刚在上台前只是随手一刷,敏感的几个字一闪而过,还没看清文字就被助理抢走了手机推着进了准备区。

心脏猛地被人抓了一下,吕鋆峰深吸口气走上台。

与其说是惊讶,不如说很奇怪。

赵志伟。

这个名字最熟悉不过,最近出现在热搜上的频率也不算低。

《刺客列传》

这四个字真的太多年没有人提起,突然间看到这四个字,勾起的回忆翻江倒海决堤般涌入脑海。

他点开特别关注,老赵还没有转发。他又点开搜索,快速输入关键字。吕鋆峰靠着墙,手机屏幕上泛白的光打在他脸上,衬得他眼角淡色的妆有些犀利。

他犹豫一二,还是选择了拨号。

多久没主动给老赵打过电话了?

他安慰自己,这么大喜事,自己怎么着也得亲自道贺一句啊。

电话被接起,他还没开口,对面就传来一个女声压着声说:“不好意思,志伟在录节目,要不你晚上打给他吧?”

吕鋆峰叹口气挂了电话,又翻出那条新闻。

时光真的很奇妙,一眨眼,十年了。

那部网剧已经播出十年了,赵大明星年少时代唯一的一部古装剧居然要重新搬上舞台,改编成舞台剧,两个月后在千人的剧场里演出。

当年那群人嘻嘻哈哈读剧本的情形吕鋆峰早就记不清了,却偏偏记得大明星睁不开眼随时会倒下睡着的怂样。

他给老赵微信留了言:恭喜你,男主角。

 

晚间新闻后是一档娱乐节目,吕鋆峰歪在沙发上,发尾上的水珠砸在冒着凉气的啤酒罐上。

手机在一边突然放声高歌。

看了眼名字,是老赵。

他接了电话,懒懒散散地说了声喂。

那头的赵志伟有些气喘吁吁,他扯着嗓子喊:“听说你白天找我?”

吕鋆峰看着电视屏幕里自己的脸,心不在焉地恩了一声。

赵志伟没有听到他的回答,那头有人声在不停催促,他不耐烦地对着电话吼:“我这里太吵了,回头打给你。你别睡啊。”

什么人啊,你管我睡不睡觉。

吕鋆峰啪嗒挂了电话,调大了电视音量。

电视里的人突然蹿了起来,发出了标志性的杠铃笑声,那人大声叫着:“你这是嫉妒!嫉妒!你装什么装,你有本事跟他吵啊!”

吕鋆峰抓了遥控器用力按着关机,电视里的小人却越蹦越高,声音越叫越大。

“吵死了!”

吕鋆峰猛地惊醒,沙发边一人正弯着腰,看着他笑得眉眼弯弯。

“我正准备给你关电视呢,既然醒了一起看会儿呗。”赵志伟在他脚边坐下,调低了音量。“这么吵你还能睡着,你是猪吗?”

吕鋆峰看了眼钟,午夜一点。他揉了揉眼:“回来这么早?”

赵志伟疲惫地仰头靠在沙发上,指着自己暗色的黑眼圈嘟囔:“再不回来要死在片场了。”

“你是明星,赚得多睡的就得少点。”吕鋆峰皱了皱眉,站起身。“我去给你热杯牛奶。”

赵志伟有些心虚,他跟着吕鋆峰进了厨房,靠在冰箱旁小声问:“你都看到啦?”

吕鋆峰把牛奶放进微波炉,笑了笑:“你抖什么?”

赵志伟立刻把人往怀里带:“我冷!”

吕鋆峰一巴掌拍他脑门上:“大夏天的,你冷?”

赵志伟搂着人,压低了声音:“剧本会重新改编,会以天璇为主要故事背景。”

“哟,副相终于熬出头要当男主角了。”怀里的人说话闷闷的。

“设定上面会有些变动…你也知道这个编剧在言情方面就是票房神话,所以…”

吕鋆峰盯着微波炉上闪着红光的数字:“所以把陵光改成了女性?”

“恩…”

“女主定了谁?”

“那个编剧御用的…”赵志伟声音越说越轻。

“哦,那个小圆脸?”吕鋆峰认真想了想。“人气高,身材好,身材还很火辣。配给你很可以了。”

赵志伟急忙抱紧了人:“我心目里的陵光就你一个。”

“叮”

吕鋆峰挣开怀抱,他小心地取出牛奶,试了试温度递给赵志伟:“那小姑娘还很会哭,挺好的。”

赵志伟双手抱着牛奶,傻里傻气地问:“你不生气吗?”

吕鋆峰指了指牛奶:“喝掉。”

温度适中,赵志伟咕咚几口喝了个干净,然后去洗水槽洗杯子。吕鋆峰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戳了戳他的后背:“不过你的剧本得给我看看。”

“啊?在我包里,等下拿给你。”赵志伟挑了挑眉。“你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过分的情节吗?”

吕鋆峰淡定地指了指一边的碗筷:“我自己去拿,你把这些都一起洗了吧。”

赵志伟苦笑着点头。

吕鋆峰在他衣服上擦了擦手,小跑着去翻包。剧本厚厚一本,看着上面荧光色的笔记,就不难猜到公孙钤依然是个话唠。

十年前的赵志伟会指着大片大片的台词跟他抱怨,而他只需要端坐在椅子上接受发型师化妆师的折磨,眯着眼笑嘻嘻地听他一遍遍的背着台词。

剧本弱化了各国争霸的情节,以少女穿越到乱世,女扮男装成为天璇国君为引子,开启了一段浪漫的战国爱情故事。

吕鋆峰只觉得有些逗,哭哭啼啼的小哭包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女孩子,木头一般的副相居然还只会说礼不可废。好在拥有着现代思想的少女在明白双方的心意后,一边扮演着无能却听话的皇帝,一边努力调戏着副相大人。他迫不及待翻到最后几页,战事一触即发,关键时刻副相却消失在自己的军帐中,少女君王咬着牙挺身而出亲上战场…

“诶诶诶你干嘛呢。”正看着的剧本被人一路拽着提了起来,还没看完的吕鋆峰也跟着站了起来。

“这么好看?”赵志伟合上剧本不给他。

吕鋆峰问:“结局是两人在一起了?”

赵志伟把剧本扔一边,凑过去把人压沙发上。吕鋆峰乖乖被他扑倒,眨着眼一脸的求知欲旺盛。

“这样吧,不论结局怎么样,我上了台演到最后就在地上装尸体,强行BE。”赵志伟一字一句吐气在他耳边,身下人笑得身体微微发颤。

“我想想,那结尾可能就是睡美人了吧。君王吻醒了副相,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吕鋆峰笑得不能自已。

赵志伟一点点去吻他的锁骨,敷衍着回答:“是是,从此过上了没羞没躁的生活。”

 

公司非常重视,直接安排了封闭式训练。舞台剧的排练辛苦而枯燥,同一个动作对着镜子要练上半天。赵志伟看着大大落地镜里的自己,恍惚时间一下回到了十年前。那个少年调皮地在拿着剧本指着自己短短一行的台词嘲笑了他半天。

编剧拍了拍他的肩,他回过神。编剧指了指角落,赵志伟了然地点点头。

赵志伟递了瓶水给角落里的少女,安慰道:“现在只是排练,也不可能次次都真哭,等上了场,感情一到位你肯定能哭出来。”

少女撇了撇嘴:“真的不明白,这个陵光怎么这么能哭啊!”

舞台剧将陵光爱哭的原因改为了穿越后的孤单寂寞,少女因为害怕纷争,又想念现代的生活而常常掉眼泪。想想当年电视剧陵光哭泣的理由,赵志伟一时都不知道自己该喜欢哪个掉眼泪的陵光。

赵志伟指了几处:“要不这几个部分我们和编剧老师商量下,不一定非要真哭,改成悲伤点的歌曲呢?正好你唱歌也很不错。”

少女喜笑颜开,抱着剧本就蹦蹦跳跳地去找编剧。

他拿出手机,给那人发了个消息:想想真亏,你当年欠我多少眼泪。

对方回得也很快:床上都哭给你!

赵志伟吧嗒关了手机,啊呀虽然都是老司机了可还是有些小害羞呢!

 

舞台剧演出空前成功,场场爆满。吕鋆峰没挑什么特别的日子,随意选了个工作日的晚上低调地坐了次关系者席位。舞台灯光暗下,他取下鸭舌帽。舞台上的布景,服装,蒙在心头上的那份感伤挥之不散。一蓝一紫的两道人影,交织在舞台灯光下。紫衣少女胡闹也好,哭泣也好,蓝色的人影总是默默守在一边,腰杆挺得笔直。他抹了抹眼角,想着说辞等下去后台好笑话他。

少女在关怀和乱世中成长,当她发现一直可以依靠的人不在身边时却也不再慌乱,擦干眼泪君临城下,一路披荆斩棘,在敌人的都城中最后只找到一块属于副相的玉佩。

少女颓废地瘫坐在地上,一束白光照在她身上。

她捧起玉佩,眼泪一滴滴砸在舞台上。

吕鋆峰在心里给她叫了声好。

少女从怀中拿出一片蓝色手帕,包好玉佩紧紧地握住,深情地对着远方呼唤:我等你。

吕鋆峰一个没忍住,噗笑出了声,旁边座位哭得撕心裂肺的女生白了他一眼,他忙捂住嘴。只要一脑内赵志伟就站在舞袖里面等着下一幕谢幕出场,他就忍不住想笑。

幕布落下,吕鋆峰迫不及待飞奔去了后台。赵志伟还穿着蓝色的古装,长长的黑色直发落在肩上。小圆脸的女主脸上还带着泪痕,一见吕鋆峰立刻蹦了过来,抓着吕鋆峰的手上上下下打量。

“活的呀!”少女边笑边擦眼泪。“早就听说之前的陵光特别厉害,随便就能哭,今天总算见到活的啦!”

吕鋆峰敷衍了几句,就被赵志伟拉进了小房间。

“是不是特别棒!我特地让编剧改了结局。”赵志伟一脸的求表扬。

吕鋆峰戳戳他:“搞了半天公孙钤又死了?”

赵志伟嘿嘿笑:“开放式结局嘛。你看前面感情正好一路铺垫,到高潮的时候突然来个消失,这不是很带劲嘛!”

“深井冰啊!”吕鋆峰换了拳头揍他。“大家来看就是想看个HE,你还死得很带劲?”

赵志伟抱抱他:“我只想和你这个陵光HE嘛。”

吕鋆峰哭笑不得:“你这样可一点也不专业。”

赵志伟忙解释:“好啦好啦不骗你了,这是策略。最后一场的时候会用HE结局,算是给个彩蛋吧。”

“哇,那你是要亲了吗?”

“对对,亲的就是你!”赵志伟把人轻轻推在墙上,单手托起他的下巴,长长的头发弄得吕鋆峰有些痒。吕鋆峰想躲开,赵志伟另一手扣住他的腰,深情地吻。

 

最后一场的票,吕鋆峰捏在手里,位置在第一排。他压低了帽檐踩着幕布升起时刻走进了剧场。

也不知道想看什么,大概就是想看看陵光和公孙钤会有怎样的HE结局吧。

毕竟当年电视剧版本是多少人心中的遗憾,包括他们演员本人。

英姿飒爽的副相一把拥吻住梨花带雨的少女君王,舞台上落下紫色粉色的花瓣雨,彩蛋得到了全场人热烈的鼓掌。吕鋆峰跟着人一起站起身,手掌拍得通红。

十年了,赵志伟一点也没有变,吕鋆峰红着眼仿佛看到当年公孙钤第一次走向他的时刻。蓝衣少年单膝跪下,唤他一声王。

掌声伴随着讶异的尖叫,吕鋆峰退后一步,舞台的灯光不知什么时候打在了他身上,单膝跪在自己面前的赵志伟笑得得意。

钻石耀眼的光芒闪花了他的眼,一切都变得模糊。

他听见舞台上女主笑着打趣:“陵光还真的是说哭就能哭呀!”

 “公孙副相,礼不可废你忘了吗?”吕鋆峰踢了踢他。

赵志伟把手里的丝绒小礼盒又往前递了递:“王上你可看清楚了,八星八箭货真价实。你再不拿明天娱乐新闻你就要亲自去播‘著名主播嫌弃未婚夫婚戒太小’…”

吕鋆峰抢过戒指,戴自己手指上。

十年了,这个故事终于可以画上一个句号。

十年了,他和他,终于在故事的原点,又走到了一起。

 

 

End

20171229

 


评论(8)
热度(73)

© 糖醋里脊2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