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窥屏地

欢迎留言

(๑˃̵ᴗ˂̵)و

【2017宙】神々の土地-1

20171107

看完剧脑子都是奔跑的剧情根本停不下来

对话台词参考了闪聚聚的翻译~(已获授权啦)

自己写给自己的,喜欢的故事和喜欢的这些人

今天DVD也出了,看了些片段觉得那种现场看的真实的感动感特别神奇,因为DVD和现场居然会感觉差那么多,可能也是因为这次观剧观到疯狂,投入了太多感情,连着三个月飞日本,马上下周又要去千秋了QAQ

看的时候很多细节都会思考,是想表达这样的意思吗?所以这篇文肯定个人主观感情浓厚,就写着玩吧~

 

诸神的土地

罗曼洛夫王朝的黄昏

 

1.

 

莫斯科的郊外,白雪寂静无声得叠了一层又一层。仆人们哆嗦着扫着积雪,希望清出一条道路。呼啸的北风撞在高耸的石墙上,却丝毫影响不了城堡内热闹的舞会。仆人们应声打开院门,门外站着一位披着大衣的高个子男人,他抬了抬手里精致的手杖,手指间宝石的红光一闪而过,仆人忙上前相迎。

“舞会开始了吗?”礼帽下男人细长的眼深沉得望向城堡一侧的几扇落地窗,那里光影闪烁,似能隐约听到贵族们傲慢的笑声。

仆人引着他走进城堡,恭敬地回答:“德米特里少爷很快就下来,舞会就可以开始了。”

“呵…”男人意味深长地一笑,进到温暖的大厅,他脱下厚重的外套,手指抚过手杖顶端的宝石,轻松地耸了耸肩膀。

仆人熟练地接过大衣,例行问道:“您需要先去德米特里少爷的书房吗?”

男人挥了挥手,仆人默默地退下。

舞会内气氛正酣,美丽的大公夫人伊琳娜灵活地转动手指,指尖垂下的酒杯内滴酒不剩,加尔利茨基将军放下酒杯,笑得张狂:“很好!诸位!来吧,鱼子酱可是好东西!”

伊琳娜微笑地看着这一众贵族离开,按照她的安排,他们会在隔壁的大厅里尽情地享受伏特加和美味的鱼子酱,仿佛边境线上的硝烟和战争都与这些人毫无瓜葛。穿着漂亮的裙子,手上戴着昂贵宝石的贵族们看到闪电都会惊吓半分,却能握着酒杯在温暖的壁炉边笑着讨论政治,他们宁愿谈论远在圣彼得堡的皇帝一家的家事,也不愿面对近在咫尺的恐怖袭击和战火。这就是贵族吧。

她看着空空荡荡的大厅,几不可闻地叹口气。

身后门“吱嘎”一声打开,她扭头看了眼挺直了腰又转过了身。

“真能干。跟妈妈说的一样,皇后如果不是姐姐,而是妹妹的话,这个国家的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男人走近她,伊琳娜转过身退开几步。

伊琳娜礼貌地笑笑:“费利克斯·尤苏波夫公爵,我可没请你来。”

尤苏波夫公爵却丝毫不在意女主人的冷淡,他自顾自地站在壁炉边烤着火:“我是来接德米特里的。这个世道,皇族出行总是伴随着恐怖袭击的危险。”

伊琳娜冷笑一声:“不需要你的护卫,你连枪都不会用。”

尤苏波夫公爵耸耸肩,恭维道:“你这跟西伯利亚的风一样冰冷的态度,真让人难以抗拒。”

伊琳娜知道和这人胡搅蛮缠是聊不下去的,她索性换了话题:“听说你和雅琳娜定下了婚约?”

雅琳娜是自己闺蜜大公夫人齐妮亚的女儿,性格虽仍有些年轻女子的任性,却意外的在她的同辈中已是相当沉稳,和眼前这人结为夫妇,却不知是好是坏。

尤苏波夫公爵没有立刻回答,他盯着伊琳娜看了许久,火光映照下的目光灼灼发烫,雅琳娜默默偏过头。

公爵却轻描淡写地问道:“你是因为要给那个死掉的老头子守节,所以自暴自弃了吗?”

伊琳娜无视了他故意的挑衅,她十分清楚这位公爵真正的意图。她转过身望着火光前的公爵,抬高了声音:“费利克斯,关于德米特里回来后选择住所的这个问题,不管你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尤苏波夫公爵皱了眉,上前几步:“为什么?比起住在皇帝那里,住到我这里来德米特里会舒服的多。”他把玩着手杖,语气中带着丝蔑视。“比起偏僻的沙皇村,我家可方便多了。况且,我们尤苏波夫是俄罗斯最大的贵族,家底比罗曼诺夫家底还厚。我和德米特里又是好朋友。把我家作为他的下榻之地,我真的想不出有任何的不妥。”

窗外又是一道闪电划破天际,尤苏波夫公爵的最后一句话被淹没在这声巨响中。

伊琳娜却仿佛听到了他最后那一句话,她眯了眯眼,问:“你为什么对他如此执着?”

尤苏波夫公爵扭过头,余光瞄到门外的淡蓝色裙角,他礼貌地朝女主人鞠躬:“如果他改变想法的话,我家大门随时为他敞开。我又买了一幅伦勃朗画作,也请你有空的话,一定来看看我的藏品。”

他懒得去看伊琳娜的表情,肯定又是一脸的无情。那也是个可怜的女人,明明一肚子的真情,却总要用更多的责任去掩饰。

“所以呢?你为什么对他如此执着?”一袭淡蓝色礼裙的未婚妻笑着看着他,轻声问。

尤苏波夫公爵扬起嘴角,笑着把她的手搭在自己臂弯间,他同样轻声作答:“为了俄罗斯,为了我们所有人都能继续快活下去。不好吗?”

雅琳娜提起自己的裙角,胸前的钻石项链闪耀着她年轻迷人的脸庞:“我们好久没有一起跳舞了,走吧。”


评论
热度(5)

© 糖醋里脊2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