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窥屏地

欢迎留言

(๑˃̵ᴗ˂̵)و

【主钤光/全员向】上摩天-15

自动发布好用么


15


正如公孙所料,自那日之后阁中无人再踏足自己的草屋。陵光一直未醒,公孙也因为腿伤被强制不许下床,倒是顾十安常常来串门。

公孙扶着额:“顾兄今日又是闲来无事?”

顾十安白他一眼:“你当我想来看你?你的腿伤已无大碍,我要不是为了陵光那点内伤,谁愿意天天往你这破草堂子跑。”

公孙无奈地笑:“你师傅都走了,你怎么留下来的?”

顾十安答:“老夫人这几日有点咳嗽,我便留下来给她诊治。”

公孙一听急问:“祖母没事吧?”

顾十安道:“老人家身体很好,不过吹了点风咳了几声。我也是寻个理由罢了。”

公孙听了才放心。

这时竹雨来报说隔壁屋的陵光醒了,公孙忙要掀了被子起身,被顾十安一把按住了:“干什么!不要腿了是不是!当着我的面也敢起来!我去看看陵光。总算醒了。”

公孙见他离开,招了手唤竹雨来到床前。他问:“这几日阁内有什么事吗?”

竹雨摇摇头:“两位少爷,阁主都没有再过问过咱们这里的事。大家应该都已经忘了吧,哎。”

公孙安心地笑笑:“叹气什么,这么多年都习惯了。这样也好,咱们日子也清静。”

竹雨不解问:“可是少爷,你真的要留那位公子吗?江湖中人,我怕会招惹些什么。”

公孙却伸了伸腿,道:“我怎么觉得这腿已经好了?”

竹雨见他要起身,忙去按。公孙反手拍开他,竟自己站起了身。腿上传来可以忍耐的疼痛,已比前几日好了很多。

“啊呀,竹风呢,快来扶着。”屋外传来顾十安的声音,公孙歪在竹雨身上一着急就想走去门口。

这时顾十安和竹风也扶了人进来,顾十安见屋子里这个站起来了一跺脚:“你们这一个两个还把不把我这个药师放在眼里。都说了要休息,一个两个都站起来干嘛!你!”顾十安去拽公孙。“腿断了就给我躺着!”他又扭头去看门口。“竹风别愣着啊,给我把那个人也扶床上来!”

于是公孙和陵光一人靠了一个床角,不大的床被挤得满满当当。

公孙打量陵光,雨夜里泥水混着雨水并未看清面目,现在虽穿了一身皱巴巴的下人布裳,却难掩一身清冷气质。陵光长得可以说是柔美的,尤其眼角总隐隐含着一抹媚红,含水的眸子微微抬起,对上公孙的,浅浅道:“谢公孙三公子救命之恩。”

顾十安敲敲桌子:“真正救你命的在这里,你别只谢一个。”

将一头波浪的长发撩至身后,陵光瞥他一眼仍是浅浅一笑:“也谢谢你。”

顾十安瞪他一眼,道:“你是不是不记得我名字了?”

陵光愣了下点点头无比诚恳道:“是,恩公你是?”

顾十安甩甩袖子,作势要来打他,公孙忙伸手去护,顾十安手悬在半空,看着眼前蓝色的衣袖咳了声:“我又不会真打他!你护什么!”公孙尴尬地放下手,就见陵光正笑得眉眼弯弯,此下面上更红。

顾十安道:“你别装失忆,你的好记性全武林谁不知道?”

“逗逗你么。”陵光笑意更浓。

陵光笑起来一双眉眼会微微眯起,嘴角翘起有些小调皮。公孙看得有些痴,世上竟有这么好看的人吗?

顾十安又问:“你之后的打算呢?你家老头子呢?”

陵光的眉眼猛地挂了下来,惹人心疼。他道:“我师父上个月仙逝了,我师兄他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

“你的伤是谁害的?”公孙问。

陵光答:“师兄。”

公孙和顾十安俱是一惊,顾十安抢先问:“难道是你师兄害了你师父,又想害你?”

陵光摇摇头:“说来话长。无论如何,我已伤成这样,也不想再管这些事了。能活下来已是不易,都死过一次了,再提这些事又有何意义呢。”


评论(1)
热度(26)

© 糖醋里脊2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