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窥屏地

欢迎留言

(๑˃̵ᴗ˂̵)و

【主钤光/全员向】上摩天-13

发烧发的我。。。明天飞大阪希望快点好起来


13

众人领着药王谷二人到了公孙钤的院子,药师瞧着茅草搭的几间屋子只微微皱了皱眉,就跨步进了院。

院中主屋内隐隐传来压抑的痛呼,似是把一阵一阵撕心裂肺的苦楚都卡在了喉咙口,不愿吐出又实在咽不下去。药师变了脸色,匆匆进屋,只见地上都是干涸的硬泥,一个布衣少年躺在被褥中已失了清醒,只剩下一声又一声无意识的呻吟。

“你们去烧点热水!”竹雨竹风领了命赶紧去忙活。

药师一把掀开被褥,只见少年的左腿上满是污泥,笔笔直的腿现在却诡异地扭到了一边。

药师挥了挥手,坐在床头为少年搭脉。

顾十安放下药箱,两手合在身前,平静地望着两位明显心不在焉的少爷道:“这里有我师父在两位可以放心了,两位少爷既帮不上忙就先离开吧。师父治病时不喜无关人等打扰。”

公孙韫摸摸鼻子率先出了门,公孙骘点了点头道:“在下相信药王谷医术能起死回生,这点小病定不在话下。如有需要,可遣人告知。在下先告辞了。”

见二人都走了,顾十安才关上门,看着师父的背影低声道:“虚伪。”

药师回头瞧他一眼,笑起来:“别想了,快来帮为师扶着,我要为他正骨。”

大汗淋漓一场,公孙钤勉强睁开眼,一口浊气吐出,竟觉得腿上疼痛全然没了,倒有股清凉的感觉。

“不疼了?”

听到人声,公孙才注意到桌边趴着一个少年。他刚要张口,少年摆摆手道:“不要谢我,救你是我师父。我只是留在这儿等你醒,醒了就喝药吧。”

公孙钤看了眼窗外天色,看起来才刚刚正午,他扒着床边,犹豫再三才道:“小师傅…你可是药王谷的人?”

顾十安点点头,道:“我叫顾十安,你可以叫我大名,不用叫小师傅。”

公孙斟酌了一下,才道:“顾兄…”

顾十安端起碗走来:“你没什么事,腿也接好了,接下来就是喝药养病,伤筋动骨的毛病没有其他,好生养养就是了。”

公孙却仰头喊了声:“竹雨!”

竹雨应声推门而入,公孙忙问:“怎么样?”

竹雨看了眼顾十安道:“院里人都走了,就剩下药王谷的这位还留着等您醒来。”

公孙点点头,对竹雨道:“你让竹风去守着门。”

竹雨应声下去了。

顾十安仍端着碗,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公孙,冷声道:“我不管你们这些武林世家里捣的什么乱,你先给我把药喝了。免得腿治不好,之后坏我们药王谷名声。”

公孙接过碗干脆的一口喝下,一把抓了顾十安的手道:“顾兄,求你帮我救一个人!”

顾十安讶异地抽出手,退了一步。

公孙扶着床框作势要起身,顾十安忙上前压下他:“你现在还不能动。你把话说清楚些。”

公孙见他眉眼间一派正气,安然道:“实不相瞒,我在阁中身份尴尬,死活更是除了老夫人无人会管,因此出此下策引你而来。是希望天下第一仁心的药王谷能救我朋友。”

“你朋友?”顾十安这才反应过来这竟是出苦肉计。他的腿伤他也看到了,再晚几分这条腿可就废了。

“我家少爷昨日在山里捡了个人,重伤。还得请顾大夫移步小屋。”竹雨站在门口,探了头解释。

顾十安将公孙按在床上道:“你且放心,有什么话之后再说。我先去看看人。在下虽比不上师傅妙手回春,但也定会尽力医治。”

公孙见竹雨带着人离开,才终于松了口气,靠在床上。他伸手摸了摸自己木板夹着的左腿,不自觉想起雨夜里那双亮得摄人的眸子,他隐约觉得自己的微薄的命运终于有了一丝波澜,这道波澜像是他苟延残喘的生命里的一道光。



评论(3)
热度(19)
  1. 七只影糖醋里脊223 转载了此文字

© 糖醋里脊2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