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窥屏地

欢迎留言

(๑˃̵ᴗ˂̵)و

【主钤光/全员向】上摩天-11

不坑是我的好品质!为了攒rp!

看了体检报告发现自己神奇的得过肺炎又自己好了。。。

加上上个月莫名的胃溃疡然后也自愈了。。。

恨不得来个人天天12点就喊我睡觉-=-

PS很多人喜欢叫聚聚,太特么有距离感了

我还是喜欢大家叫我糖醋或者叁都成~


11

公孙三公子那年刚刚过了十六岁生辰,却独自一人在大雨滂沱的后山翻找着什么。

他要找的是一颗珠子,一颗通体幽蓝会散发着淡淡幽香的珠子。

珠子还没有找到,他的木棍却戳着了一个软乎乎的东西。

是个人!

三公子一惊,忙蹲下身去小心试探了下鼻息,那微弱的呼吸让三公子松了口气。他用湿透的衣角去抹那人面孔,看身形该是个与自己一般大的少年。雨水不断地砸在二人身上,好不容易抹干净了些少年眉眼,那少年突然睁开了眼,痛叫了一声,猛地起身推开他,又身形不稳,狼狈地跌坐在树下。

三公子被他冷不防一推,也摔进泥水里。他嫌弃地看了眼指缝里的脏泥,仍压住了心里的不快问:“你没事吧?”

那少年一身泥浆已看不出其他颜色,只能从刚刚的那声痛呼中断定身上该是有伤。三公子站起身退到一个令人安心的距离,在少年警惕的眼神下又问了一次:“你没事吧。”

少年靠着树,隔着雨帘望了眼林中隐约可见的檐角,轻声问:“这里,可是剑阁?”

少年的声音极为好听,虽然受了伤带着嘶哑,但三公子想着这般清脆干净的声音真真是比大哥养在院子里的歌姬姐姐们还要好听多了。

三公子面上一红,堪堪点点头。

少年又问:“你是谁?剑阁里面的下人?”

三公子梗起脖子,面上更红了,他忙道:“我才不是什么下人,我是剑阁的三公子!”

少年想笑,却不知扯了哪里的伤又低低痛呼起来。三公子靠近几步想去扶,少年又紧张地抬起头,豹子般弓起身瞪着他。

三公子看他一眼,抿起唇背过身单膝跪下,手臂向后道:“你上来,我背你回山庄。”

天上一道惊雷,天地间只余淅沥沥雨声。

三公子压着声音催促:“你会死的。我带你回去。”

又过了一会儿,三公子都觉得自己要蹲不住了,身后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少年冰冷的身子贴在他背上,三公子缓缓托起他的身子,站起身。

“呵,你真是这剑阁的三公子?”

少年温热的呼吸就在三公子耳边,三公子加紧了脚步,答:“是。”

“那为何这么大雨,跑来这里?”

三公子咬了咬唇,才道:“二哥的珠子丢了,爹让我来后山寻。”

“哦…”少年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才问:“我们去哪里?”

三公子一愣:“我带你去我的房间疗伤。”

少年轻蔑一笑:“你救得了我?”

三公子这次死死抿着唇,不再答话,背着人深一脚浅一脚走在山路上。

少年声音变得断断续续起来:“我说你这个闷葫芦,怎么不答我话了…我这个人是个扫把星,你把我找个山洞丢下吧…死不了…”

三公子托着腿的手收紧了一些,不搭理他只埋头向上走。

“你这人…竟是个认死理的…”

少年只觉眼前越来越黑,喉口一口浓血堵着,内伤过重宛若诛心,他死死抓着三公子的衣角,头一歪昏了过去。

三公子只觉耳边滚烫的呼吸竟弱了下来,心里焦急,加快了脚步。

山路湿滑,一路上不知摔了多少跟头,三公子小心护着背上的人,硬是把自己摔成了泥人也没让人落下。他熟门熟路地穿过后厨,夜色已深,人不知鬼不觉地将少年一路背回了自己的小院。

小院门一响,就钻出两人,看了眼一身泥的三少爷都吃了一惊。

“少爷,您…啊…”胆子小些的竹风见他背上的少年吓得丢了手中的伞。

一旁的竹雨年长一些,也更稳重一些,忙示意他噤声,独自关了院门,撑起手中的伞将人送进屋。

“少爷你没事吧。”竹雨扭头又对竹风道:“快去烧水。”

三公子抹了把脸,却是抹了一手泥,换做平时早就跳了起来,这时却顾不上这些,小心地将少年抱上床。

他试了试鼻息,虽比刚才弱了些,但至少还没死。

“我没事,我在后山捡到了这个人。”三公子脱了湿漉漉和着泥的外袍,嫌弃地丢在一边。“我不懂药理,但是这人我想救。”

端着水进屋的竹风正听到那这句,苦着脸问:“难不成去求老爷?可是这家里谁还会理我们吶。”





评论(5)
热度(21)

© 糖醋里脊2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