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窥屏地

欢迎留言

(๑˃̵ᴗ˂̵)و

【钤光架空】暂时无题—2

居然敢打我家!!!一风堂!!!

故事bug已经解除,请保持日更好吗!!!记得我要虐虐甜甜啊!

PIN:

叁老师看完这个帮我想个题目啊!


————————————————————————


陵光和公孙钤被暗地里恨得牙痒痒的李家父子送出官邸,门外已有公孙家的马车和下人侯着。
公孙家管家见二人马上迎上来:“钤少爷,老侯爷和老夫人已在家等候多时了。”
李大人怕被怪罪为难公孙钤,挂起一脸讨好笑容:“对啊贤侄,方才有什么怠慢的地方还请包涵。”
公孙钤也不打算咄咄逼人,回了个礼道:“李大人言重了,事情弄清楚了就好。”


已换上自己日常紫衫的陵光虽身穿男装,一头卷曲长发简单用头绳束起披在肩背却别有一番风情,加上他的绝色容颜,直教人雌雄莫辩。当然他并没在意路过百姓的目光,反趁众人说话之机悄悄后退,踩着石狮子借力一跃上了屋顶,头也不回在瓦片上运起轻功轻点几下便到了对街商铺屋顶。
“陵…陵儿!”公孙钤发现连忙运起轻功追上,奈何陵光轻功身法极快令他几乎跟不上,情急之下他拔出墨阳,把剑鞘向陵光甩出,希望借此能拖慢对方速度。结果剑鞘是如他所愿击中了陵光小腿了,但陵光吃痛之下重心不稳摔在了房顶边缘,显些滚落下去。


“陵儿!”公孙钤被吓出一身冷汗,连忙赶上去蹲身扶起陵光,却不想被陵光抓过衣襟低声骂到:
“公孙钤!今日之事已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救我才撒这弥天大谎,但既然已经脱险,小爷便不再奉陪,你为何还要阻我离开?”
公孙钤也低声道:“陵公子,眼下在下的祖父祖母业已误会,在下独自回去解释恐怕不得他们信任,还请陵公子随我回府一趟,误会解释后定设宴送行。”
陵光想了想也未尝不可,便松开了手:“设宴倒不必了,等下我随你去说完便离开。”
公孙钤点点头,不知道心中冒出的一丝不舍是何缘故。


陵光试图站起来,但左腿痛得无法用力。
“得罪了。”公孙钤见状伸手便横抱起他,一跃稳稳地落到地面,仿佛不像抱着一个成年男人,陵光也的确是身子太轻不像成年男人便是了。
公孙家的管家已驱着马车带着几个下人赶到,见公孙钤抱着陵光也是吓得一头汗。这未过门的少夫人还没进府就被少爷当众打伤,恐怕很快这位出名君子端方的墨阳公子口碑要来个大反转了。侍奉两人在车厢里坐稳,又吩咐了一名小司去请大夫过府后,管家收起满脑替少爷的祈祷,赶着马车回府。


一回到公孙府,陵光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下人张罗着坐上一轿子直接送到一个房间,丫鬟替他打来水梳洗,在要给陵光更衣时被他婉拒了。然后又是下人领着大夫给他看小腿的伤,说是伤到些许骨头需要静养,又替他敷药包扎后才离开。


在他以为终于能稍事休息之际,外面传开丫鬟唤道:“老夫人。” 陵光猜测来人应该便是公孙钤的祖母了,他得赶快把事情说清楚。
手执拐杖一头银发的公孙老夫人在一位上年纪的侍女搀扶下缓慢步进来,陵光撑着茶几站起行礼:“晚辈陵光拜见老夫人。” 完后不自觉望向房门,他以为公孙钤会一同前来的。
“陵儿无需多礼,快坐下吧。”老夫人慈祥地笑着也坐了下来,“钤儿被我遣去列祖列宗面前罚跪了,我公孙家可从没教他当众欺负未过门的妻子的!”说到这老夫人动气地用拐杖把地面锤得咚咚响。
陵光苦笑了一下,开始明白为什么公孙钤坚持要他一起回来解释了。
“老夫人,您误会了…”
“陵儿不用替他求情,这满大街的人都看到是钤儿让你受伤的。你孤身一人离乡别井跟着钤儿回来实在可贵,我公孙家绝不能待薄你半分。”
老夫人拉过陵光双手,缓缓又道:“钤儿爹娘早亡,自小我们就以培养公孙氏下任家主的要求严厉对待他,那孩子也一直很懂事,只是说到婚姻大事时,他说想到外面游历一番后再成家,难得他会提出要求我们便许他两年去游历。没想到两年后他把你带回来了,我真的很高兴。你们一成亲,老侯爷便能把家主之位传予钤儿,也算是了了我们多年的心愿。”


见老夫人眼中泛起泪花,陵光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奶奶,眼眶不自觉跟着红了起来,开始觉得不忍把事实说出口。
“老夫人… 晚辈,并没有你所想的那么好…”
“秦公子遣人送来的信中已经把今天李府娶亲的内情说清楚了,虽然荒唐了些,但你们能如此出手相助实在难得。我们得知后马上派暗卫前去保护,也因此才预先知道了钤儿和你的事。”老夫人欣慰地笑了。


陵光轻轻叹了口气,他不知道那秦公子信中有没提及到他,无论如何,他现在是再也无法把真相说出口了。尤其在方才那种不时困扰着他的可怕的感觉又冒了出来,面前这位老夫人,或许命不久矣。


——————————————————————
动作描述废人一个

评论
热度(59)
  1. 糖醋里脊223PIN 转载了此文字
    居然敢打我家!!!一风堂!!!故事bug已经解除,请保持日更好吗!!!记得我要虐虐甜甜啊!

© 糖醋里脊223 | Powered by LOFTER